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_创业商机网

admin 2019-09-25 18:13 阅读:0
"\u003Cdiv\u003E\u003Cp\u003E本文3176字,大概需要8分钟\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e43e79d8c5fe4b2ab1009cc722468f4b\"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604\"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01\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创业是一种精神需求\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初次见到老何时,他全身仿佛都写满了「一丝不苟」四个字。即使时下更加崇尚宽松的工作环境,老何依然习惯于早上9点准时来到公司。与之相比,团队里其他员工更习惯于在弹性工作制的极限时间到岗,也并不会在意自己上班的衣着风格。他们在卡位坐下,一边撕开早餐面包的包装纸,一边和邻座抱怨早晨拥堵的北京地铁。而办公室另一端,老何穿着灰色西装,戴着蓝格纹的领带,这是他的标准装束,不管今天有没有会客安排。\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何是一家软件外包公司的创始人兼老板,团队总共24人,安置在中关村的一栋办公楼里。从窗户向外看,老何可以隐约看到中关村创业街的一个小角落,那里是北京市和海淀区政府共同打造的创业特色街区,也是中关村「转型革命」的一枚重要标志。\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条堪堪220米的街道里,包含45家知名创业扶持机构的站点,孵化过2921个创业项目,累积项目融资额达到277.8亿元。同时,这里也塞着不计其数的团队高管、名校毕业生、海归人才,以及手握资源的风投人。人们在街区中段的露天休息区吃着外卖,饭后去书店看那些摆放显眼的成功学书籍,恨不得用美式咖啡代替血液给大脑供氧,换取一个又一个新的点子。如果人的想法会像漫画一样变成软绵绵的文字框,那么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上空,一定堆满了轰隆作响的积雨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里是老何曾经向往的地方。\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aa464af5f5414f3a838156b74cd7a2c7\"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911\"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最初的老何与很多创业者一样,将「梦想」和「成功」两个词牢牢地嵌在自己的人生追求里。他们身处于这个孵化出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地方,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将成为下一个BAT创始人享誉全国。这其中不乏在BAT工作过的人,怀着「接触前沿技术」「拓宽人脉」「简历镀金」等目的走进那个世界,又因为「部门边缘化」「管理方式不适应」等理由而离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何没有进过BAT,但他自诩热情完全不输给这群人。2014年,老何创立了自己的公司。辞职,建团队,拉投资,这些事情让当年的老何沉浸在一种「透支能量」的快感中。那时的老何,觉得自己无所畏惧迈出这一步,成功就在拐角的地方等着自己。\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 \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02\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创始人的自我质疑\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老何有两次印象深刻的路演经历。第一次,台下的投资人和普通听众加起来也不足30人,但连同自己在内的六名讲者全都以惨败收场。直到演讲前,他都觉得自己的商业BP无懈可击,但他在演讲过程中没有从投资人眼里看到一丝期待。他们偶尔看看手表,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表情,很快抽干了老何原本充沛的自信心。\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路演结束后,投资人按照惯例会向演讲者提问,那些问题基础且简单,也都是老何事先对着镜子演练过的,但在现场,老何才发现自己不是这些答案的唯一审阅者。「创业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老何回忆起路演结束时投资人的总结,「我觉得她当时已经很婉转了,我翻译一下,应该是你们根本没想清楚什么是创业。」\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第二场路演就安排在第一场的几天后,老何没有时间去修改ppt,只能针对第一场投资人的问题重新做了些准备。那场路演持续了一整天,10多位创业者轮番上台,台下则坐着接近200位听众。老何在演讲过程中备受鼓舞,因为台下的很多听众拍下了他的每一张ppt,但在结束后的提问环节,台下却是鸦雀无声。\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老何的眼里,这种「鸦雀无声」中仿佛带着一丝「无所谓」的味道。后来老何离场,却发现很多深入沟通已经在场外的小桌上悄悄开始了。「场内收名片的,更像是社交辞令里的那种保持联络。」老何自嘲地说。\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12519465ca1341fa8c60dbafd6d36dc4\"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1224\"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如果说两次路演的失败只是创业者都会遇到门槛,那么老何终究算是挺过去了。\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两轮融资顺利的让老何度过了最初的难关,与头两单客户的商洽也步入正轨,团队人数迅速从14人扩充到52人,这都让老何心中有了底气。他开始西装革履地出席各种媒体展会,在会议中发表演讲。这其实比想象中容易得多,作为最基本的宣传手段,这些演讲席位绝大多数会由大会主办方明码标价,打包在赞助方案中出售给参会企业。事后大会的新闻稿铺天盖地的砸向各大网站,老何以创业公司CEO的身份,被塑造为成功的青年企业家。故事总会有波折,但老何相信接下来的情节,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人很容易被短暂的目标冲昏头脑,」老何总结当初的经验,「事后回想起来,当初这些甚至没办法算作是目标。就好比爬山看到了花花草草,都要停下来开啤酒庆祝一下,但原本的目的是要去山顶看日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公司进入第三个年头,老何遇到了资金上的麻烦。公司的业绩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快速的增长,这源于老何对客户需求程度的高估。与此相反的,则是居高不下的团队人力成本和宣发投入的误判,早年在门户投放的曝光虽然有着不错的点击量,但在垂直领域内的影响却收效甚微。老何想起拉勾网的创始团队,他们曾评价当年做3W咖啡时的自己——「真是脑袋抽筋了,就是觉得好玩」。\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dfc8ba78a3f84d01bb7b1d99ec13cb34\"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1030\"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第一名元老员工的离职,让老何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公司缩紧了宣发方面的预算,连带着也取消了加班餐补和交通补等员工福利,这原本是老何希望让整个公司一起度过难关的一种妥协方式,但元老员工离职仿佛是一种催化剂,这些调整在员工眼中就成了另一种信号。\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为了维稳军心,公司快速组织了一次户外团建活动,但为了不影响正常工作,活动被安排在了周末。这看似普通的决定,换来了整整17张请假申请。于是在接近三分之一员工缺席的情况下,这场团建活动办得异常沉闷。聚餐时,老何号召大家上台表演节目,换来的是全场的无人回应。这让老何想起了那场无人提问的路演。\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在那之后,老何私下约了几个公司的元老员工一起吃饭,讨论公司的发展方向。然而,饭局最终演变成了两名元老的激烈争执,几人带着醉意不欢而散。次日清晨,第一个跟老何问候早安的是宿醉带来的头疼和轻度耳鸣,那天是他创业以来第一次缺席。\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他突然感到孤立无援,「我从来不会质疑自己创业的动力,但我有时候会害怕,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带领一个团队工作。」\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03\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u003Cstrong\u003E仍在路上\u003C\u002Fstrong\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故事总会有波折,接下来的情节,终于没让老何失望。\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2019年是老何公司开始运营的第6个年头,随着公司慢慢步入正轨,老何也慢慢流干了当年那份燃不尽的热血。\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这几年里,有无数人从中关村离场,也有更多新鲜血液带着自信和洞察力加入战局。老何的公司经过几年的沉淀,团队稳定在了25人上下,他和他的公司活了下来,但一周内收到四封辞职邮件的记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我特别害怕看到辞职邮件。」老何承认,这一点让他被很多朋友所取笑。在朋友眼中,公司员工的去留本身就属稀松平常,某种程度上也是控制人力成本的手段之一。老何并不否认这一点,但他更害怕员工走时对公司发展的质疑——也是对老何这个人的质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6年的时间磨去了老何昔日的棱角,也磨去了他过度膨胀的自信心。在员工数目骤减的那段时间,老何经常在夜晚瞪着天花板,不断拷问自己的公司创业初心。这原本是一个斧正思路的好机会,但消极的态度致使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那段时间我会撕自己的名片,仿佛自封的CEO像是玩笑一般。」\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2716b6184751405cbf8f854fcf9a6c56\"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941\"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为了走出情绪控制,老何下定决心去健身房,却迎来了新的问题。「挺着啤酒肚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健身房也属于底层级别,」他开始对着力量器械挥汗如雨,却在心底对自己的锻炼力度感到自卑,「每次去都要把上一个人的重量调低,还特别害怕被别人看见取笑。」\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直到最近一段时间,老何才慢慢摸索出了自己公司的定位。他不再为买来的曝光沾沾自喜,不再刻意追求自己无法消化的市场需求,也不再整天把BAT挂在嘴边,肚子倒是真的减下去了。身边的朋友评价老何「根本就不像是创业人」,但老何自己轻松了很多,「我本质上大概是个没什么上进心的人。」\u003C\u002Fp\u003E\u003Cp\u003E对于自己的创业故事,老何有一套画面感颇强的比喻手法,「创业就像是一座人山,互相踩着对方才能爬到山顶。人都想在顶端睥睨众生,从没想过自己只是下面垫脚的屌丝创业人。创业之所以像山,就是因为无时无刻都有人在攀爬,有人会坠落。山上的人觉得自己是勇者,旁观的人则是在看戏。」这听上去仿佛无间地狱的画面,让老何说得轻描淡写。「我很庆幸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定位和节奏。」\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3.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54f012ca414743718a8fc86d6a2d1c4c\"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908\"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p\u003E老何又调整了一下他的领带。午休即将结束,他依然没有摘掉它的打算。\u003C\u002Fp\u003E\u003Cdiv class=\"pgc-img\"\u003E\u003Cimg src=\"http:\u002F\u002Fp1.pstatp.com\u002Flarge\u002Fpgc-image\u002F53cb47ab926f4ef8b7b3d16b79efecc5\" img_width=\"178\" img_height=\"175\" alt=\"这位企业老板,想告诉年轻人不要轻易创业\" inline=\"0\"\u003E\u003Cp class=\"pgc-img-caption\"\u003E\u003C\u002Fp\u003E\u003C\u002Fdiv\u003E\u003C\u002Fdiv\u00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