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尚餐饮遭加盟商起诉,被指默许使用“鲍师傅”卖糕点_创业商机网

admin 2019-11-30 23:18 阅读:0

加盟前年小本致富项目位于北京市青年路的一家“鲍师傅糕点”门店,门牌上带有易尚公司注册的头像商标。摄影/新京报记者 徐天鹤

新京报讯(记者 郭铁)“鲍师傅”糕点类商标持有人鲍才胜公司此前宣布,对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7名加盟商的商标侵权诉讼已有4起胜诉。据新京报记者最新了解,在上述侵权官司中败诉的加盟商刘女士已将易尚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易尚退还加盟费并赔偿败诉造成的经济损失。

刘女士代理律师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易尚公司在签署合同时给加盟商多处“下套”,且对加盟商的商标使用情况完全知情,易尚公司所有“鲍师傅”加盟商或都将面临商标侵权风险。

易尚公司方面3月7日称公司不接受采访,侵权问题法院自有判定。而北京市律师协会商标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刘晓飞认为,在司法机关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的情形下,易尚公司“鲍师傅”商标被裁定无效的可能性很大。

加盟商被判侵权后起诉易尚总部

“签约时,加盟商的法律知识还是很淡薄的,回过头来维权,发现易尚公司早有准备。”3月6日,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加盟商刘女士的代理律师王蒙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易尚公司在签约时将合同一分为二,两份合同又分属不同管辖地。在南京铁路运输法院未受理案件的情况下,他和当事人只能到北京重新提起诉讼。

刘女士是南京市江宁区鲍师傅食品店经营者。此前“鲍师傅”糕点商标持有人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打了7起商标诉讼,其中调解3起,胜诉4起,获赔35万元。刘女士正是4个败诉的易尚加盟商之一。

2017年9月,刘女士与易尚公司签订商标授权合同,约定可在产品包装、企业牌匾、宣传资料中使用“鲍师傅”第17899096号、第17899179号、第17899060号商标,范围涉及茶馆、酒吧服务、咖啡馆、流动饮食供应、餐馆、餐厅、咖啡、茶、面包、八宝饭、谷粉、面条、调味品、冰淇淋、啤酒、饮料等。同期,鲍才胜公司发现刘女士门店在广告牌及柜台醒目位置突出使用“鲍师傅糕点”、“鲍师傅”等商标,遂以商标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易尚公司注册的“鲍师傅”商标及图案

刘女士方面曾在法庭辩称,其缴纳了加盟费并取得易尚公司授权,主观上并不存在故意侵权。不过法院最终判定,刘女士店中多种糕点商品使用的“鲍师傅”文字与鲍才胜公司糕点类的注册商标近似,足以产生混淆,遂判其败诉。

易尚公司官网截图

2018年10月,刘女士将易尚公司告上法院,要求解除与易尚公司签订的特许经营合同,退还加盟费6万元,赔偿其支付给鲍才胜公司的商标侵权赔偿金5万元等。刘女士认为,加盟易尚公司“鲍师傅”品牌,从事面包、糕点现场制作与销售,商标、糕点技术、店面设计、管理制度等均由易尚公司提供,因此败诉的损失应由易尚公司承担。

律师称商标用于糕点为易尚默许

“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易尚公司对加盟商的商标使用情况是知情的,是经过他们默许的。”王蒙认为,易尚公司在宣传时大量使用“鲍师傅”文字及糕点类图文,对加盟商是一种误导。而易尚公司注册的“头像+鲍师傅”图文商标也在打擦边球,钻法律空子。

根据几家法院披露的调查细节,易尚公司授权给加盟商的3个商标使用范围包括八宝饭、冰淇淋、餐厅、餐馆等,但并不包含糕点类。有败诉加盟商曾辩称,易尚公司的“鲍师傅图文”商标适用范围包括餐厅、流动餐饮等,因此其在店内经营糕点并无不妥。但法院认为,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应以  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涉案加盟商开设店铺是为了销售糕点,并非提供服务,对加盟商的抗辩不予采纳。

王蒙说,法院一般认为前面销售后面制作的门店属于商品销售行为,不属于餐饮服务,一般人很难知道这个条款,这是刘女士此前败诉的原因,也意味着易尚公司所有加盟商都将面临商标侵权风险。“我们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易尚很多大加盟商都是一边经营,一边内心忐忑。”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尽管易尚公司目前尚无糕点类的“鲍师傅”相关注册商标,但其官网搜索关键词为“鲍师傅糕点全国总部”,网站首页显著位置有多张糕点产品的宣传图片,并配以“鲍师傅,火爆北京、上海、天津的网红美食”。在企业介绍中,易尚公司也称其经营理念为“融合国际烘焙先进管理模式,打造中国西式糕点连锁品牌”。

易尚公司官网截图

而易尚公司官方微博发布的照片显示,其石家庄、长沙、莆田、贵阳、哈尔滨、合肥、汕头、厦门、宜春、泉州、广州等地的多个加盟商,均在门店招牌上使用了“鲍师傅”和“糕点”字样。该微博发布的部分门店糕点包装袋上也印有“鲍师傅”文字,可见易尚公司对加盟商的商标使用情况并非不知情。

易尚公司官方微博截图

北京市律师协会商标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刘晓飞认为,易尚公司在与加盟商签署合同时,如果明知其商标与鲍才胜公司产生冲突但不告知加盟商,就涉嫌隐瞒、欺诈。

加盟合同被指多处“下套”

此次加盟门店商标侵权败诉后,易尚“鲍师傅”的加盟细节也浮出水面。

官方信息显示,易尚公司自2017年4月启动加盟,在全国238个城市开放区域代理单店(加盟店)。截至2018年10月,其“鲍师傅”合作门店已增至400余家。而一直采用直营模式的鲍才胜公司目前仅有35家门店。

合作初期,易尚公司通常会与加盟商签署两份合同。一份是“商标授权使用合同”,约定加盟商可在产品包装、牌匾、宣传资料中规范使用商标;另一份是“合同书”,约定易尚公司为加盟商提供“鲍师傅糕点店”的产品制作培训、开业前筹备指导、后期经营管理指导、店面及宣传海报设计等。

王蒙称,这两份合同一个是商标合同,一个是技术合同,前者管辖地在贸仲委,后者管辖地在北京西城,给加盟商维权带来很大不便。此外,易尚公司还给加盟商多处“下套”,合同双方享有的权利并不对等,如约定双方为独立法律主体,各自承担民事责任;约定了加盟商的违约责任,却未约定易尚公司的违约情形等。

3月4日,新京报记者以商家身份从易尚公司某区域代理李先生处了解到,易尚“鲍师傅”每天都有新店开业,目前门店数量已达到500家。加盟商需一次性缴纳9.8万元加盟费,享受总部提供的技术转让、商标授权、门店设计、开业培训等,此后每年有5000元管理费。总部会将商标尺寸、图样发给加盟商,“得按照这个标准来,否则容易被告。”

据李先生透露,目前易尚公司已在各区域发展代理,“有代理的找代理签,没有代理的找总部”。当问及如果合作发生不愉快,加盟商是找代理还是找总部维权时,李先生并没有明确回答,只称“你要是觉得不放心,可以直接跟总部签”。

李先生的上述说法也得到了易尚公司一位武汉加盟商的证实。该加盟商表示,协议是跟武汉地区总代签的,总部会把商标、设计发给加盟商自行制作。开店一年来,易尚公司从未对其门店进行过检查,店里生意也不算太好。

抢注商标形成获利套路

易尚公司与鲍才胜公司的公开正面交锋,始于2018年5月。当时,武汉一家“鲍师傅”门店被报道雇人排队,微博“鲍师傅总部”(运营主体为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就此道歉,并称是门店个别行为。随后,鲍才胜公司针对此事召开发布会,称雇人排队的是“山寨鲍师傅门店”,涉事门店所属的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侵权。

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鲍才胜当时介绍,全国各地至少有1000家山寨“鲍师傅”店铺,但他“最怕的”就是易尚,“因为易尚这家公司是带着目的进行侵权,公司化团队化的运作。如果今天我再不站出来,易尚会‘吞掉’真正的鲍师傅。”

接触过两起易尚加盟商败诉官司的王蒙对易尚公司的印象是:有很多商标抢注行为,注册一些容易令消费者混淆的商标打擦边球,然后靠加盟模式快速扩张,用时间换钱,且不考虑后期的品牌维护,“因为一个抢注的商标烂掉了,还可以在别的商标上复制这种模式”。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除“鲍师傅”外,易尚公司目前申请注册的商标还有“金拱门”“原麦丰秋”“沙县轻食”  “楽楽茶”“脏脏包”“仙豆糕”“爸爸甜心”等,与麦当劳、原麦山丘、沙县小吃等多个知名餐饮、茶饮、烘焙品牌十分相似。

易尚公司注册的部分商标

“商标裁定无效可能性大”

根据鲍才胜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2018年10月8日下发的裁定书,北京易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第17899060号商标已被裁定无效,理由是与鲍才胜公司注册的两类“鲍师傅”商标近似,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书截图

北京市律师协会商标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刘晓飞认为,从目前经营模式和消费习惯来看,糕点店和餐厅在糕点上使用同一个商标,一定会产生混淆。餐厅提供的是服务,其单一产品如果使用某个商标,仍然需要注册;如果该商品使用的商标已被他人抢注,依然会构成侵权。在“鲍师傅”案中,易尚加盟商主要售卖糕点,如果鲍才胜公司在先使用的“鲍师傅”糕点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就存在市场混淆、误导消费者,可判定为易尚加盟商侵权。而最高法此前已经有类似判例。

针对上述问题,新京报记者3月7日联系到易尚公司总部加盟负责人赵经理。赵经理称,自己在易尚公司上班,但不是负责人,对于加盟商败诉的问题,“公司不接受采访”,法务也对接不上,“侵权问题已经移交到法院,法院自会判定”。对于此前易尚起诉鲍才胜公司侵权的进展,赵经理称,目前还没有判决结果,有结果会第一时间公布。

刘晓飞认为,易尚公司可能会面临司法机关和鲍才胜公司的双重打击,其“鲍师傅”商标被宣告无效的可能性很大,“目前商标局和司法机关都在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因为这违反企业的诚实信用原则。”

新京报记者 郭铁 摄影 新京报记者 徐天鹤 图片来源 易尚公司官网截图、易  尚官方微博截图、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截图 编辑 李严 校对 卢茜

  透视网易前员工事件:游戏业务增长放缓

  本报实习记者/郭梦仪/记者/张靖超/北京报道

  今年对网易创始人丁磊来说,或许是特殊的一年。卖出考拉、邮箱业务调整等动作被业内称为一场战略上的大转移。

  近期,一篇名为《网易裁员,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的文章在朋友圈中发酵。该文作者称自己曾是网易一名游戏策划,“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亲身经历了种种让其难以接受的待遇”。

  在事后网易发布的声明中,公司也向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致歉,称“经过反思我们的沟通和处理过程,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不妥行为。”

  11月29日下午,网易发布公告再次致歉,并表示双方已经达成和解。网易“被裁”员工也在公众号上对事件进行了回应,他表示,这几天,网易高层几次联系他,当面做了很诚恳的道歉、沟通和慰问。目前,他和网易已经达成了和解:双方一致同意,放下争议,共同去关注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网易在11月21日,发出了业务调整后的首个财报。财报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网易营收共计146.4亿元,同比增长11.2%,环比增长1.2%;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7.3亿元,和去年同期的15.9亿元净利润相比增长较大。

  但这可能并不是常态。多位分析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的多个有关“裁员”的新闻是网易在业务扩张不顺和游戏产业寒冬的双重压力下的集中爆发,未来网易要为其买单,除非找到新的利益增长点,否则或将面临持续阵痛。

  网易辟谣裁员消息

  “针对网易某位程序总监所述,公司内部统一口径是我‘谎称心脏病’。我所有的医疗材料都提供给了公司,既然公司认定我的病是假的,请公司给出证明。”这是公众号“你的游戏我的心”11月25日上午更新的一段文字。

  根据这位前员工文中所说,其曾在网易担任游戏策划长达五年,在身患绝症的情况下,他亲身经历了种种让其难以接受的遭遇。

  很快,网易发布声明,称上述员工绩效确实不合格,同时,公司处理过程存在不妥行为。

  “在同事的身体健康面前,网易始终认为,无论能力素质如何、业绩贡献多少,我们帮助同事渡过难关的态度是一贯的。”在声明中,网易称,“这位前同事谢绝了我们在9月主动提出的‘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在‘N+1’补偿的基础上,我们将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   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

  但这似乎无法得到公众谅解。“网易致歉”词条曾一度占据微博热搜第二的位置。不少网友对网易表达了不满。

  到11月29日下午,网易在致歉之外还表示,强调此次事件是对公司的重大警醒,将从严处分各环节责任人。此外,还公布了5项反思及改进措施,包括:处分4名涉事主管和1名员工、落实基层员工关怀政策、强化员工绩效考核的及时反馈机制、疏通员工内部反馈渠道、公开员工集中反映问题的处理情况等。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去年年底开始,至今年7月,坊间就有消息称网易开始“裁员”。在上述刷屏的文章中,这位网易前员工表示,其高级经理主管在跟他谈离职的时候又举其他人离开的例子,说这次很多人都走了,并提及严选、考拉、邮箱比网易游戏“裁得更厉害”。记者就裁员消息向网易集团方面核实,不过其相关负责人对裁员进行了辟谣。

  独立分析师唐欣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问题的出现,根本上还是企业管理文化上出现了问题,过于看重考核和业绩,缺少对人的尊重。这次事件影响最大的还是内部的问题,有可能降低员工士气,最终影响公司的产品创新力和竞争力。

  爆款未出

  唐欣认为,业务扩张不顺的同时,游戏行业整体面临低迷,双重的承压可能是此次网易爆发现象级危机事件的根本原因。通过出售资产、缩减规模,维持较低的运营成本,网易还是赚钱的。但是会经历一段时间的阵痛期,除非找到新的利益增长点,否则阵痛期会持续。

  在此次事件之前,网易不仅出售了网易考拉等业务,网易网盘也被关停,网易邮箱启动调整。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9月6日,网易与阿里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后者以20亿美元全资收购网易考拉;考拉品牌将保持独立运营且与天猫国际并行。网易考拉虽然营收大,但盈利能力仍有较大增长空间。今年第二季度,网易电商业务营收52.5亿元,毛利率达到10.9%;在81.2亿元的毛利润中,电商业务贡献了约5.7亿元。

  网易的业务调整并非只局限于电商业务,部分其他业务也和考拉的命运类似。11月9日,主营业务为数字阅读的平治信息发布公告称,拟以1.5亿元收购网易云阅读的全部核心资产和NetEaseDigital持有的网易文漫100%股权。

  10月28日,网易集团人力资源部发表全员邮件,宣布网易严选总经理柳晓刚离职,由网易初创团队成员梁钧接任,向网易CEO丁磊汇报;邮件事业部-企业邮箱业务合并至杭州研究院-智慧企业业务部,由阮良负责;个人邮箱业务合并至杭州研究院,由莫子睿负责。阮良  和莫子睿均向杭州研究院院长陈刚汇报。

  如今在网易的财报中,在线游戏服务、有道及创新业务成为未来的核心。正如网易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所表示,网易未来所聚焦的方向将是游戏、电商、音乐及教育。

  但其核心的游戏业务受到大环境影响,使得盈利的增长在去年有所放缓。根据网易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网易在线游戏服务收入为401.90亿元(约58.45亿美元),同比增长10.8%。而去年同期网易的在线游戏服务收入同比增长29.7%。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网易推出了一系列扩张战略,并且加快了自研产品的迭代,尤其在《阴阳师》刚推出的时候达到了顶峰,DAU(日活)、次留等指数甚至一度超过了腾讯的《王者荣耀》,这促使网易扩招了一系列新的事业群,投入新的项目。

  但在2018年,游戏产业一度因为版号停发而受影响。去年3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宣布游戏版号暂停核发,直到今年4月1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重新放开新游戏版号申请。

  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游戏市场的销售收入为1163.1亿元,同比增长10.8%,相比2018年有明显回升。

  根据番茄孵化器统计,从4月起,截止到今年8月,总共下发了231个游戏版号,共有153家游戏运营公司获得版号。其中,获得4款及以上游戏版号的游戏运营公司共有12个,包括腾讯、网易、完美、B站在内,版号总计68个,占总数的29.4%。网易以12个版号位居榜首。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网易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游戏收入115.3亿元,同比增长11.5%,同比增速分别低于今年一季度的35.3%和二季度的13.6%。

  “网易现在很多游戏还是没有版号,所以部分游戏想赚钱暂时存在一定的困难。”一位不愿具名的网易前员工表示,去年就知道网易今年上半年应该没有太多新游戏可以赚到钱,去年收到的任务就是靠现有的老游戏努力赚钱撑着。

  易观国际分析师董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网易的营收很大程度依赖于网易游戏,而且整体游戏的大环境受到去年版号的冲击,造成产品断层,爆款一直没有出现。另外,现在用户的碎片化时间还可以选择花费在短视频、视频以及音乐等平台,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耕耘游戏,这对游戏冲击很大。其还表示,近两年游戏产业会一直保持低迷,除了与5G相关的VR等需要硬件设备的游戏产业会好一些。另外,网易应该充分释放游戏产业的剩余价值,在IP运作上更加多元化。

责任编辑: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