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估值150亿,现破产重整!这个做垃圾分类的创业新星,怎么凉的_创业商机网

admin 2019-10-26 07:19 阅读:0

变废为宝创业项目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

“你是什么垃圾?”

“你是什么垃圾?”

别急,不是在骂你。

这是上海人最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自从上海开始严格执行垃圾分类制度之后,每个上海人在扔垃圾的时候,都会看到有个负责垃圾分类的阿姨站在垃圾桶旁边,问出这个直击人心的问题——你是什么垃圾?

尽管有不少网友吐槽,他们快被垃圾分类这件事情“逼疯”了,但不得不说,垃圾分类能够减少污染、变废为宝,很环保,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而且垃圾分类涉及分类、运输、采集、处理等环节,蕴含不少商机。早在前几年,就有公司盯上了其中的门道。今天的主角——小黄狗,正是如此。

小黄狗成立于2017年8月,是一个智能垃圾分类回收平台。它的主要运作模式,是在小区等公共区域,铺设垃圾回收机,引导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实现有偿回收。

回收机由6个箱子组成,会对投入的垃圾进行智能称重,并根据废品的市价计算返现金额,将金额汇入用户的小黄狗APP中。

至于回收机中的垃圾呢,由骑手送到中转站,再倒卖给垃圾处理方。

听起来很不错是不是?小黄狗既增强了居民的环保意识,又解决了城市垃圾难题,简直是一个十分有社会意义的创业项目!

不止我这样想,政府也很支持小黄狗这个项目——南京市曾发文力挺小黄狗,韶关市也曾开会动员引入小黄狗回收机……

公益光环加身,加上政府支持,小黄狗成为了创业领域的明星公司。

小黄狗官网的数据显示,不到1年时间,小黄狗就入驻了32个城市,覆盖了8000多个小区的382万用户。

2018年10月,小黄狗还完成了1.5亿元战略融资,估值达到了惊人的150亿元。这发展,可以用“蒸蒸日上”来形容了。

本来小黄狗再这样发展下去,势头简直不可阻挡。但是很快,小黄狗就迎来了大危机。

小黄狗的大危机

近年,P2P暴雷的事件可谓是数不胜数,团贷网暴雷就是其中一件。3月28日,团贷网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团贷网的实际控制人唐军,也锒铛入狱。

看到这里,你也许要问了,团贷网暴雷跟小黄狗有什么关系?

不止有关系,还很致命——小黄狗的实际控制人也是唐军。唐军

这就让人很有联想空间了:小黄狗能够快速扩张,会不会正是挪用了团贷网资金呢?

刚开始,小黄狗还义正辞严地声明,小黄狗与团贷网是相互独立的两个法律主体,双方并不存在任何业务关联,小黄狗运营一切正常。

结果到了4月中旬,就有消息传出,小黄狗的资金被政府冻结,无法正常发出工资、无法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并且还变相裁员,一下子就裁掉了4000多号员工;不少地方团队,都收拾包袱回家了。

不止如此,多地的小黄狗回收机,都变成了无法使用的状态。有员工爆料,因为小黄狗不交物业费,苏州市40%的机器都断电了。

很明显,小黄狗出事了,才会采用欠薪和裁员的方式来自保。

正冉冉升起的明星企业,难道就要这样陨落?实在是可惜。

经此一役,小黄狗自然是元气大伤。时间来到了6月份,小黄狗被媒体爆出,正在申请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呢,主要用于救助虽经营困难但仍有希望的企业。也就是说,小黄狗还有希望重生。但是有多大几率呢?谁也说不准。

曾经意气风发的小黄狗竟沦落至此,这到底是偶然因素,还是必然结果?

美丽的泡沫,一刹那花火

与其说小黄狗是一个环保项目,不如说它是唐军编织的美丽的泡沫。

1、小黄狗自身的加盟模式,就很值得琢磨。

小黄狗的加盟方式是这样的:10台起预定,每台租金500元/年,押金5万元/台,三年后退还。也就是说,投资人起码要花50万元才能加盟。

不止如此,小黄狗曾表示,它不承诺投资小黄狗的具体收益。并且小黄狗有18个月的设备铺设期,在此期间投资人没有任何收益。

这听起来就很蹊跷了——成本高、周期长、风险大,跟网贷的区别好像也不大?

而且如今,小黄车199元的押金都难退了,更别提3年之后小黄狗那高达5万块的押金了……

据唐军表示,他计划在2019年铺设30万台机器,2020年是50万台,五年内达到100万台。以30万的数字计算,小黄狗光是收押金就可以收个15亿!

如此巨量的资金沉淀,也难怪有人会怀疑,加盟是“一种变相的融资渠道”了。

2、小黄狗的自我造血功能存疑。

第一,小黄狗的APP上显示,返现金额需要达到10元才能提现。同时,APP规定了,金属、纺织物、塑料和纸类都是0. 2元/公斤,饮料瓶0.02元/个。

这就意味着用户要投入50公斤的垃圾,才能收获这来之不易的10元。

这无疑提升了用户的使用成本,降低了用户的使用意愿。用户很可能用了几次回收机之后,嫌麻烦,于是照旧把垃圾扔回垃圾桶。

第二,智能设备虽然给人以新鲜感,但是可替代性很强。用户如果发现了返现更高的回收机,就可能会放弃使用小黄狗。

“在废品回收行业中,恰恰前端是最容易做,只要有资本驱动,铺设智能回收柜台就可以把故事讲下去。我看不到小黄狗在中后端有任何优势,至少我现在看不到他有任何的赢利模式。”有从业人员曾这样表示。

回收行业利润微薄,运营成本又高昂,再加上这上面种种的挑战,小黄狗如果想短期通过业务快速回血,几乎不可能。所以小黄狗一旦面临资金的危机,就会变得很被动。

结语

团贷网被立案后,一位互联网金融公司高层就曾表示:“唐军是想做个资本的局,一手环保科技小黄狗,一手上市公司派生科技,中间还有网贷平台作为资金端,可惜,玩砸了。”

不少媒体都八过,一直以来,唐军都致力于用借壳操作的方式玩转资本市场。

小黄狗,只是他用环保情怀做的另外一个套现项目罢了。

本来是那么利于民生的一个创业项目,却沾染上了利益的气息,沦为了不法之徒的工具,真是可悲可叹!

俗话常说:富贵险中求。唐军们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不惜打擦边球,乃至触碰了法律的底线,一步步堕入深渊。就算获得无尽的财富,终究有被反噬的一天!

作者:老罗

  原标题:时隔20年“南北船”合并此前管理层频繁调动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矫 月 

  10月25日下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网站正式披露了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船集团”)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船重工”)重组消息。

  有两船旗下公司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南北船’旗下公司业务有多处相似之处,包括上市公司的业务也有重合。”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记者表示:“不排除南北两船会将重复的业务板块通过上市公司进行整合。”

  合并前管理层频繁调动

  记者注意到,有报道猜测称,雷凡培将任新集团董事长和党组书记,但截至记者发稿,该消息并未通过官方宣布。

  据了解,2018年3月26日,雷凡培任中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的消息在中船集团的官网发布后,曾引起市场对“两船”合并的猜想。

  公开资料显示,雷凡培一直都在航天系统工作。对于雷凡培调任中船集团,曾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航天科技集团无论是从经营质量还是资本运作来看,在军工央企中都堪称标杆,航天科技集团领导调任中船集团,将有利于扫清‘两船’整合障碍、推进资本运作。”

  事实上,在“南北船”合并的消息公布前,两船的管理层曾有过多次变动。除雷凡培外,2018年6月份,杨金成任中船集团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吴永杰于2015年12月份起担任中船集团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2018年8月份起调任为中船重工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而中船重工董事、党组副书记冯永强则是于2018年2月份当选。

  时隔20年“南北船”合并

  中船集团和中船重工分别有着“南船”、“北船”之称。国资委曾于1999年对原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进行重组,由此分拆出了中船集团和中船重工两大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有着“南船”之称的中船集团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金320亿元,注册地址位于上海,由国务院国资委100%控股。

  中船集团官网显示,中船集团拥有中国船舶、中船科技、中船防务等上市公司,旗下聚集了一批实力雄厚的造修船企业和船舶配套企业,包括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等,拥有中国船舶及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上海船舶研究设计院、广州船舶与海洋工程设计研究院3家船舶研究设计机构,以及中船第九设计研究院工程有限公司等知名工程咨询、设计、总包单位。

  2019年前三季度,中船集团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80%,新船完工量同比增长22.7%,船海产业新接订单总额同比增长21.7%。

  而中船重工俗称“北船”,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金630亿元,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同样由国务院国资委100%控制。

  中船重工官网显示,集团2017年已连续7年入选世界500强企业,排名第233位,位居全球船舶企业首位。拥有上市平台公司5家,二级成员单位84家,其中二级企业54家,科研院所28家,境外机构18家,总资产4400亿元,员工17万人。

  据公开资料,中船重工作为我国海军装备科研生产的主体力量,承担着航母、核潜艇、常规潜艇、水面舰艇、水中兵器等海军武器装备科研、设计、生产、试验、保障任务;作为我国船舶行业的主导力量,产品同时涵盖各种油船、化学品船、散货船、集装箱船、滚装船、LPG船、LNG船、工程船舶及海洋工程装备等。

责任编辑:张国帅